国内外美术理论家对于志学冰雪山水画的评价

所属版块: 黑龙江省画院 首页 学术交流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上线时间: 2020-2-24 13:10

|原作者: 卢平整理|来自: 中国冰雪画派

3103

人气

画家 于志学

    在近代的山水画家中,黄实虹的晚年变法,其结果为“黑宾虹”,使所画“黑密厚重”其实,他有许多作品,都在于白处用得妙。于志学画冰雪山水,则成为“白志学”,但看他的所画,不少地方的成功在于用墨上,所以我说冰雪山水为“白银世界三斗墨”。
王伯敏: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不少中国画家高倡中国绘画应该走向世界的今天,为什么那些一心一意仿效西方现代艺术企图自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人们尚未成功,倒是为中国北方冰雪山水传神写照的于志学捷足先登? 于志学的成功,在于他适应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日益增长的审美要求,在致力于描绘神奇奥妙的冰国雪城的人间仙境中,开拓了中国山水画题材与笔墨的领域,从而具有了全国的意义和世界的意义。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因为创作冰雪山水闻名于画坛,往往使人们忘记于志学还擅长人物画的创造。于志学多才多艺,有全面的造型功底,他在山水画的领域驰骋才能的同时,创造了不少描写古今人物的形象。不同于志学山水的是,他笔下的人物造型多用富于变化的、曲折有致的线勾勒,赋以色彩,写形传神,有构成的意味,有生活气息,也有装饰趣味。有人把他的冰雪山水和人物画分割开来看待,以为前者是对传统的超越,后者是对传统的继承。我倒以为,倘若没有传统绘画的功底,他很难提出革新山水画的主张;同样,他在冰雪山水方面探索的甘苦,也有助于他对人物画的深入研究。这两者相辅相承地构成了于志学在当代中国画坛的形象。
邵大箴:中央美院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
     
    中国冰雪画派开派画家于志学先生的冰雪山水画艺术就是传统艺术精神的当代显现。他作品中所体现出的“冷逸之美”等冰雪美学核心思想反映了当代审美新要求,也是对中国绘画美学思想宝库的重要贡献。他提出的“南黑北白、南虚北实、南以石画北、北以树山画”的理论,是他对中国传统艺术的深刻见解,更是中国绘画理论的新发展;他在实践中创造的“雪皴法”、“重叠法”、“滴白法”、“排笔法”、“光栅法”等技法,较好地表现了冰雪的视觉印象,尤其是他提出的“黑有韵,白有光”的理论,将这些技法上升到一个新的理论高度,解决了千百年来水墨画只能靠留白来创造一种雪的印象,而无法直接表现冰的课题,丰富了中国画的题材范围,给人们带来更深刻的艺术体验。
郎绍君: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员、博士后导师

    在中国当代山水画界,于志学的冰雪山水是独树一帜的。卓然不群的画面,独立特行的语言,孤寂壮美的境界传达出这样一种信息:当代中国画的变革正以新画种、新语言、新境界的方式进行着突破。经过近40年的探索、实验和积累,于志学终于在传统山水画的基础上,创造出了既有传统笔墨底蕴,又具有时代审美特征的新山水画样式,他也由此成为开宗立派式的代表性画家。
张晓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省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于志学对中国画笔墨的解读,对于水墨变革的努力,可以说是中国当代画坛创新探索的一个示范性个案。他在中国山水画坛这个阶段上做出了某种示范式的贡献,这个意义超越了他在冰雪山水画具体技法上的贡献。因为冰雪山水画的创新虽然拓展了中国画的表现领域,但其探索所得并且获得验证的某些带规律性的东西,能为当代中国画坛带来更具普适意义的启迪。更多的画家不一定画冰雪山水,但中国画这种从传承、变革到不断往前拓展推进的逻辑是本体的,它的普适性和有效性又一次获得确证,这种给人的启发意义才是最根本的。
梁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冰雪山水”是于志学的独创,在古代,没有这“样式”,在现代,除了他和以他为首“冰雪画派”外,也没有这种“样式”,在中国,他“冰雪山水”是独诣,没有第二家,在外国,连一家也没有。古今中外皆无,而于志学独有,即是说,他不仅有“样式”,而“样式”十分独特,尤其是他画冰和已成冰的雪,真是鬼斧神工,维妙维肖。于志学努力开发自己的天资,胆敢独创,成为原创性的画家,成为开宗立派的画家。
陈传席: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
        
    于志学,更志于独立创造。首创冰雪山水,更及冰雪人物花鸟。传统水墨,面对冰雪表现乏术,于氏之创,填补了画史千年空疏――符号语言创新“五法”,图式语言妙在“三无”。他挥笔,玄光辉光幻光意光光开浑沌,月晕雪霁炫晃山川剔透晶莹。他展纸,气韵律韵墨韵沁韵韵濡乾坤,冰雪世界冷逸清幽荡涤灵魂。志学志于画,更志于钻研理论。首创“墨韵白光”说,再倡“太阳模式论。考量南黑北白,创立”白的体系“;细察南北虚实,拓展“笔墨精神”。天籁情怀,塞外清音,志学的创造正与时俱进。
翟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事实上,于志学的冰雪山水画决非仅仅一个画东北景物的地方画派的问题,尽管能创立这么一个画派也十分不错。客观地说,于志学当时的影响决不仅仅在画冰雪山水上。
    在刘国松、周韶华、于志学们对中国画画坛的冲击后,在他们一系列超常规的中国画新画法大量地被介绍并取得广泛认可之后,今天的中国画坛已是百花齐放,多元并举。于志学艺术的意义不止在冰雪山水,也当是不言而喻的了。
林木: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美术评论家

    志学兄是一位在绘画艺术上颇有创造性的画家,以他开创的冰雪山水画派可以为证。这种精神又在他的理论探讨中得到了体现,提出了“光开万物”新说。作者经过对中国画笔墨及用光的研究,根据自己创作冰雪山水的实践体会,选取了一个不同于前人的独特视角,把“墨韵”和“白光”构成两个相对的美术学范畴,从而展开他的理论构架。把“光”作为中国画在笔墨基础上的一个新的审美内涵,的确是以前不曾有的。这是对中国画中“光”的表现以及“白光”作为中国画表现因素理论的发掘与探索。这无疑是对绘画观念的拓展。
邓福星  :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于志学先生以他对家乡的传统和文化艺术深深得爱,以发展传统艺术的使命担当,他的冰雪画是传统绘画艺术在当代自我完善和发展,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画艺术。他坚持艺术探索和实践的同时,以一种艺术大爱来指导年轻学子研究艺术,使冰雪画派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具有全国影响的当代艺术流派,这里凝聚着志学先生辛勤和汗水,他对发展当代中国艺术所作出的贡献将彪炳史册。
范迪安: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主任

    于志学先生开始创建冰雪画派已经三十年了。从他们的历程中深刻感受到创造在于先生和这个群体中的艺术追求以及具体创作实践中的体现。这种创造性,是一个画派的基础。一个画派从区域性和表现对象出发,发展出一套技法,这套技法又推演成为一套特定的语言系统,而且使它具有一种开放性,具有一种可持续的发展性,这恰恰是一个画派能够生存、发展的最重要根本。尽管这里面有很多创造性的观念问题、意念问题、审美的追求问题,但是最后都要落实到语言系统上。于志学先生从开始探索考虑冰雪画法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在传统的笔墨语言系统中如何创造性发展出一套自己新的表现方式。今天冰雪画派的语言系统在中国画的笔墨从传统到现代发展的时候建立发展,推出了自己的一套思考,也推出了自己艺术实践的一种路径,形成了一个开放性体系,这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著名美术理论家

    冰雪画派从三十年前于志学先生只身一人探索个人性的技法风格,到当今已成为一个打破地域局限的全国性的山水画派,它的超地域性,也使它的艺术指向并非只在展现地域风情,而是用一种更为宽广的艺术关怀,直接指向中国画的语言建设及精神构建,这次展览就是这种建设性成果的集中体现。
牛克诚: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著名美术理论家

    于志学先生在中国水墨画的山水画领域确实是独树一帜,开宗立派。他取得这样的成就很不容易,在当代中国画创作百花齐放繁荣发展的状态中真正体现出鲜明的风格面貌,鹤立鸡群。冰雪这个题材,实际非常有难度,尤其是用纯粹的水墨画如何恰到好处地留白,把冰、雪、树、山石等自然景观结合得好,于先生在这方面为中国美术贡献出来的创意和技法堪称一绝。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他不仅在艺术上有所建树而且还培养了有志于研究继感动的是他不仅在艺术上有所建树而且还培养了有志于研究继承他的艺术思想和技法特色的冰雪画派。
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

    冰雪画派三十年大型作品展,是冰雪画派从创立以来,首次在北京举办的展览。十几年前我曾有幸到哈尔滨,有幸看到冰雪画派第二届、第三届的展览。这次展览看过以后印象非常深刻,如果说这次展览和以前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冰雪画派真正让我们看到了自于志学先生之后诸位众多的画家,对于冰雪自然景观的描绘和个性化笔墨的探索。我们都知道冰雪画派兴起于东北,尤其是兴起于张广才岭地带的林口地区,表现的是森林的冰雪世界,如桦树林和雪松。对于这样一个冰雪世界,所表现的山石、流水、雾凇等自然景观和传统中国山水画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也就是说这里的冰雪山水对象和景观我们几乎无法在传统中国山水画史里找到,所以这就意味着冰雪画派的画家们需要对冰雪景观下的树木、山石等探索提炼出一套完整的语言体系。我们说冰雪画派的成立首先在于冰雪山水画语汇词典的完成,就是说在这样一本词典里,你可以找到冰雪山水画的画法和元素,这个毫无疑问是于志学先生创立的。从七十年代末,于志学先生自己苦心摸索冰雪山水画,一直到今天三十多年后,我们看到以于志学为代表的一批有志于中国冰雪山水画创作的画家,形成了梯队,也相对完成了他们各具风貌的绘画语言。
尚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冰雪画派三十年了。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的诗词文赋,我们经常说的冰雪聪明,澡雪精神,实际上有很丰厚的传统,但在中国山水画里画雪反到成为一个隐性,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想如果要是没有于志学先生,没有冰雪画派三十年作品展,我们可能在很大程度会忽略掉这样一个具有丰富文献和作品的冰雪主题,这个主题完全可以写出一本很厚以的冰雪为主题的山水画史。
刘墨: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研究员、著名美术理论家
 
    冰雪画派的出现在美术历史上是有意义的。我们从整个美术史上看东北地区画家记载的非常少,于老师的冰雪画派出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美术史上是有意义的。冰雪画派是建立在追求中国画创造性的一种理念基础上的。有人把创造建立在一个新奇的、大家都没有见过的景象上去,通过对景象的描述让大家有所感动,但是这不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对自己周围平时生活中最常见的生活感动,有感而发。我理解于老师的创造性恰恰出于平常之举,只不过是我们没有见过冰雪世界这样的状貌,对这样平常之景感觉很新奇,这实际上是冰雪画派较高的境界。
韦宾: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于志学先生率领的冰雪画派吸收了20世纪以来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通过写生推动创作的提升,使冰雪画派具有非常鲜明的时代性和现代性的特点。在艺术语言上,冰雪画派通过融合西画造型和透视的创作方法,以及现代水墨的一些方法,具有现代社会的视觉经验。往往表现的很多是一些近景和中景,但是却获得远景的效果及很意象的方法。在冰雪画派的审美中体现的是一种外冷内热的特征,即虽然表现的是冰雪世界,但是更多的是表现人类的热情以及对于自然、对于生命的热爱,我觉得这是冰雪画派审美的一个特点。
王平: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陈明: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冰雪画画派能够坚持三十年,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时间就能够说明一切。在这个展览中感觉到于志学先生最初开辟的这条道路,包括于先生本人也是这个画派最核心的教员,他已经在里面开始发挥很多教育该起到的化学反应,都已经呈现出来了。我们今天看到于先生和他的学生展览,整体面貌很整齐,水平也比较整齐,而且整齐之后每个画家个人风采并没有被淹没,这种整体统一和个人风格的自我表达,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合。
曹庆晖: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
   
    于志学对中国画笔墨中的墨韵和中国画创作中的用光问题进行了全新的、系统的深度研究、思考、探索和建构。在我看来,这种全新的、系统的创作和理论建构,还不是在一般性的层面上展开,而是将所有的探索性思考和创作研究中的内在因素和技法问题提升到中国画的审美高度来予以展开。具体而言,于志学一直将自己在中国冰雪山水绘画创作和相应的审美理论研究集中到笔墨中的墨韵和光线的系统分析之中。
    就于志学的整个艺术探索而言,我们所关注到的还仅仅是于志学现象中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在于他不仅仅是在绘画实践的意义上创立了中国现代冰雪山水绘画,而是对中国画笔墨中的内在审美因素墨韵进行了系统而深入的探讨,将中国文学艺术中的气韵这一哲学范畴迁移到中国画的笔墨技法之中做进一步的审美思考和审美探索,并在更深的层次上建立起了中国画笔墨中墨韵这一具有独特审美意识的美学范畴。
邱正伦: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人类学博士

    在中国当代绘画史上(我之所以用当代绘画史而不用当代画坛,是想从史的角度为当代中国画树立一个坐标),于志学未必是最出名的一位,但却可能是最有学术创见性、最有独立艺术精神、最有文化意识和超验意识的一位。于志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他独创了冰雪山水画,更为重要的是,他将传统中国山水画的审美特质大大拓展了,而所有这些,都包含着他对中国山水画笔墨元素的探索与建构。
朱中原:艺术学者,美术评论家

    艺术成为一种约定俗成,一旦艺术具有某种程式化,一旦艺术家形成了典型的个人风格,超越与突破自我便成为其最大的难题和困惑。于志学自成流派,独创冰雪山水画派,这在美术史中是罕见的。可贵的是他并不躺在往昔的功名薄上不断重复自我,而是敢于走出辉煌过去的阴影,大胆地作些新的尝试与探索。他去到黄山,选择寒寂的冬日而去,去发现黄山冬天的冰雪之美,也是他试图突破他所熟悉的北国冰雪山水的壮美,而表现南国河山的秀美飘逸。
刘人岛:中国文物学会书画雕塑专业委员会会长,教授,博导

    于志学先生冰雪山水画,以独特的绘画语言表达了中国画史上从未有过的冰雪世界的清逸境界和精神内涵,倡墨韵白光论,提出中国画发展的“太阳模型”说,创造出了既有传统笔墨底蕴,又具有时代审美特征的冰雪山水画新式样、新境界,成就开宗立派之大家。
白水黑山一画风,雪魄冰魂志学从;
曾因拜柳深画理,敢为释道随心游;
白光墨韵创新论,太阳模型开鸿蒙;
挥毫冰国成宗主,惊寒雪域立派翁。
徐寒:北京大学教授

    冰雪画派三十年已经说明了这个画派的诞生意义和价值。 于志学先生对中国美术有五个伟大特殊贡献:第一创造了矾墨技术,这是画派的技法根基;第二提出冷逸之美来支撑它的绘画美学追求;第三提出了中国画黑白两域之美;第四提出了冷逸之美和中国画墨韵白光说;第五打造了冰雪画派。尽管刚才有些老师说,打造这个事是危险的,但是我们无法回避,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杨豪良:湖北文理学院图书馆馆长、美术学院副教授

    作为山水画创新一支的冰雪山水画,在观念、形式和笔墨表现上直接受到现代水墨的影响,但冰雪山水画的传统文化底蕴却使其始终保持着中国绘画本体因素,这是冰雪山水画与现代创新型水墨的显别处,也是其高明之处。于志学的成功之处在于,他借鉴了西方的表现形式,却将之在中国画的题材和技法表现上作了纯粹和独特的转化。虽然于志学走的是一条写实主义道路,但这种转化与建构的意识使他对冰雪语言的提炼,不再是简单地对物象直接描写,而是围绕自己的审美理想和造型观念,从种种复杂的冰雪物象形体中找出有规律性的结构,再依靠对笔墨纸砚工具材料的把握,变成适合中国画笔墨形式的概括性的符号。
谢权熠:艺术评论家

    当代画家于志学以首创冰雪山水画的形式、语言与美感而享誉画坛。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艺术探索之旅,是曲折而又艰辛的,数十年的孜孜不倦。冰雪山水画的独特美感与魅力独树一帜,为美术史增添了新的一页,为历史书写了新的创造性的内容,开了一代新风。
徐恩存:艺术评论家
 
    虽然于志学使用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宣纸和颜料,但他却是一位为中国画添了某些新因素的山水画家。
    无论于志学的画题是什么,他总是灵敏地揭示大自然微妙的含义,表达了大自然的创造力,揭示了艺术家诗人般的清新感。
意大利文艺评论家 普莱沫罗斯.吉丽丝

    他创造了冰雪山水画这一中国美术的领域,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
日本艺术评论家 藤山纯一

    艺术品是艺术家本人精神的产物。艺术家必须将其本身的思想,愿望和情感倾注于自己作品之中。于先生热爱大自然,在描绘故乡森林之际,将其蕴涵于积雪之下的生命活力表露出来,是于先生对大自然创造力的歌颂。在于先生的创作中,高度描绘出自然景物与画家自身精神的共鸣。以其独特的见解,打破了历来的传统界限,将中国画引向了崭新的境界。
日本文艺评论家 穆小林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于志学已经创造了一种描绘雪景方面举世无双的风格。这一风格使他在中国当代画坛上显得与众不同。
新加坡艺术评论家 托汉威

    于志学先生的画是传统风格中的现代绘画的极好范例。他的笔法严谨,但有一种自发性的气韵,使人不由想起九世纪学者张彦远论述过的“一笔画”。的确,于志学的作品赋予一种“如锥画沙”般的气质,此外,对我来说,他的冬景画也显示出几乎是二十世纪所特有的那种对纸表面的关注及对水墨的意识。作为一种传统和创新的融合,于先生的作品无论对一般观众还是学者,都有许多新的东西。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艺术史副教授 桑迪.基塔

GMT+8, 2020-4-7 11:29 , Processed in 0.025902 second(s), 14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