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版块: 黑龙江省画院 首页 画院新闻 查看内容

黑龙江省画院建院四十周年美术作品网络系列画展之 胡良伟


心象的重构与诗性的表达

 

一、观看是任何造型艺术的起点,我们经常谈论怎么画和画什么,但除了以上两个常见的问题之外,似乎应该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怎么看的问题。怎么看决定了表现什么,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表现。心摹手追,用内心去静观、审视、冥想,则万物皆具精神。这里的怎样看就带有明显的选择性、目的性,他甚至最终影响我们的艺术取向。

 艺术的发展进程实质上和观看的需要直接相关,和观看者对观看本身的理解直接相关,一个成熟的画家已经解决怎么画的问题,但是怎么画的前提是怎么看这个视觉艺术观念问题。画家要解决怎么看的问题,而作为接受群体也有一个怎么看的问题,囿于多种原因,人们的绘画观看表达方式有时会锁定在同一条轨道内。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用一种视觉方式看待艺术,看待景物,这不免有偏安一隅之感。

 多视觉角度的观看和表现能使我们的思维更加深刻丰富。敏锐的艺术家总能从普通的自然生活中悟道出尘。比如倪瓒的寒林悠远,八大山人的孤冷激愤,克利的浪漫单纯,巴尔蒂斯的古典神秘意味等等。大千世界常看常新,我们因观看而被感动升华,因此就让我们从看开始用心的观看吧,珍惜在观看过程中感动我们的那一刹那的永恒。

二、艺术创作是一种向自己内心挖掘的过程,它能使有限的时间获得延续,也能使有限的空间获得扩展。塞尚认为:“绘画是一种以视觉理解世界的方式”。贾克梅蒂也说过:“绘画只是一种看的方式”。我看山水画时,更多是对自然本体的思想关注,这是遵循古人山水媚道的最高要求。画面中的形象是经由内心去体会凝练成的视觉意象,它融入了自己的心性和生命体验,是自己所追求的美学理想,是形体真实与精神飘渺之间的结合,是心理体验升华为生命体验的外化表征。

 我作画时通常会将来源于景物的形式构建和形成景物气氛的元素,随意而有逻辑秩序的摆放在画面中,使之暂时处于无序状态时,则又须从客观记忆的碎片中寻求依据,迁想妙得,因心造境,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我已解构了物象的真实空间,景物的原始物件已“迹化”重构为对心象的陈述。在我眼里景物已经成为媒介,成为具有观念意味的语言元素,由于根植于传统的山水画的移情性与自娱性和书写性,此时落笔以手运心,虚实相生,别构灵奇。一片化机,听由笔的意向载沉载浮,尽写心中一派心象。当然这种状态是建立在自信而有度的主观能动地掌握客观对象真实的基础上的。

    三、诗意是人类共性部分的体验,是人类普遍的心理和情感的表现,如乡愁情结,对生命终极关怀以及人类的归宿感等等。在观看者而言,所谓画有尽而意无穷,通过绘画所蕴含的诗意。可以唤起人们的追忆与联想,就山水画而言,无论笔墨构成如何变化,那最后永葆长留的依然是充满诗意的、中国人的心胸和眼光的湖光山色。

 不知何时,我开始创作这些带有多维视觉角度的水墨山水作品,它呈现出来的只是以小观大的方寸之地,所有形式要素与画面信息都仿佛产生了相遇,他们的灵感可能是来自于宋元魂魄或现实生活之中,它们穿越时空,被归置在一处,每幅画的名字都透露了我心象的祈愿,这是我内心的水墨居所。砚石之声,云烟之幻影,触摸四周虚无。古树、溪山、云瀑被隐现在画屏之中,渐渐唤醒沉睡之记忆,它们静静地伫立着,我在上面刻上自己模糊的名字,它不仅是自己栖身的场所,也是出发点,它通向时间两端的阶梯。图像是记忆的齿轮,想像是未来的规划,从清寂、孤独、疏离到行旅放诞、飘渺,存在永远的开端却没有结束。

  “逝者如斯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些亦是现实生活中产生诗意的基础,也是艺术创作中诗意的重要情感来源,在纷乱的五彩斑斓的社会生活中,有多少心灵坐忘湖山,得山川四季之蒙养,并将这份蒙养带往在世的途中。澄怀观道,冲破当下的碎片迷雾,直指人性本质,以诗化的语境加以表达的绘画作品,应该可以使观者得到共鸣,进而产生精神园域。














GMT+8, 2020-10-2 02:20 , Processed in 0.023706 second(s), 14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