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版块: 黑龙江省画院 首页 画院新闻 查看内容

黑龙江省画院建院四十周年美术作品网络系列画展之 刘派

创作日志
                                                        刘 派
       真实为美。生活在变、心境在变,画中的女人与猫也随之在变,而唯有求是内心的真实还一直坚守着。用“日志”作为这篇文章的题目,只是想把创作这些画的想法和态度,像讲故事一样说给大家听。
关于女人
       2010年以来,我创作了表现女人的《昼夜》、《半糖》、《EVERYDAY》等系列作品,这些作品一直延续了我最初的创作思路,表现自己的生活状态,力求真实地画出自己的心境。说是在画的自己,但又不仅仅是画自己,是把“我”作为“我们”进入特定的80后圈子和社会系统。我们80后现已在30岁至40岁之间,似乎是成熟的,但内心却是脆弱的。我们是计划生育的一代,没有兄弟姐妹,造就了内心的脆弱和孤单,但时常却假装表现得坚强。我们大都热爱生活,积极向善,喜爱小动物,并爱着自己,喜欢独处,安静的思考,平淡的生活。我们充满着矛盾,矛盾的外表与内心;矛盾的大脑与身体;矛盾的想要追逐真实的自己。我力图表现这种自身的、群体的矛盾,把“我”转向“我们”,让“我的自白”成为“你的世界”。
       我喜欢画女人,喜欢她们的身体,喜欢她们细腻的情感,喜欢她们的小情绪,想把这些真实地表现在我的画面中。我画的女人是介于女人和女孩之间的轻熟女,我讨厌成熟,讨厌长大,看不上幼稚的小女生,觉得在二者之间可以自由切换的才是我向往的,渴望自己可以一直保持着清纯与成熟并存。我的心里充满着矛盾,有时过于理想化,充满着幻想,不喜欢自己成熟,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变老。可回到现实,觉得自己太一厢情愿了,生命是不可逆的,年龄让自己长大,时间使自己成熟 。随着心智和心态的改变自觉不知觉地画中的女人也随之在变,变得成熟自信、温雅风情、难以捉摸,飘忽不定,好像在她们的体内散发着历经时间沉淀后的淡淡酒香。
       我喜欢女人的身体,只是最初那些略显夸张的女人身体已经被我磨得平和,画中的她们已不是雕塑般质感的冷硬躯体,她们有体温、有思想、有情绪。她们略显纤长又趋于匀称、微微丰润的身体还是那么柔弱却充满生命力,仿佛是一朵即将盛开的花,慢慢伸展开,把优美的姿态呈献给人们。那一条条的曲线仿佛能伸进人们的心里,一点点拨动着人们的内心。《昼夜》里的女人带着淡淡的性感,《EVERYDAY》里的她们多了些温婉可人、秀美端庄和自信坚强,她们静静地停滞在自己的小天地中,不言不语、不辨不争。画面中那些情绪化的印痕已被收裹到一起,藏在身后,不留一丝痕迹。我不喜欢刻意的强调什么,希望画中的情感如流水一样自然地渗透给观者。我希望重回到自我意识状态下对女性美的认知,她们都是美丽的、都是灵动的。
我不想把女人世俗化,我想表达的是我当下内心里的女人,一种观念化的女人。我不想把女人画的很写实,即使你把女人的结构、比例画的再精确,她也只是个标本。我一直认为女人像水,是流动的,没有固定的模式。我喜欢有思想、有情趣,具有生命力的女人,她会传递给你一种感情和思绪。
关于黑猫
        黑猫已经成为了我画中的一个符号,一只没毛的黑猫,时而优雅、时而温柔、时而狡诈、时而呆萌,多面善变。猫是一种很奇特的动物,冷漠、可爱、柔弱、坚强,这些截然不同的气质在猫身上结合的天衣无缝。我觉得女人和猫有些相像,要在不同的场合做出不同的样子,有时成熟稳重,有时天真可爱,有时甚至呆萌傻气。无论是女人还是猫,她们都慵懒、孤独,而又渴望自由地活着。猫不喜欢与人太亲近,不喜欢与同伴群居生活,它们喜欢呆在自己的领地内,这样才是安全的。猫非常敏感的,敏感到不允许别人踏入自己的领地,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它们都会马上警醒。我喜欢这样的动物,不会过于依赖,没有太大的负担,保持刚刚好的距离。
       表面看猫比狗更讨人喜欢,经常会有不同的人为之倾慕,一些人希望成天与猫一起嬉戏。事实上猫很难和人真正融入到一起,它是一种没有归属感的动物,与人总是若即若离,你随时都可能会失去它,其实你从来不曾拥有过它。猫不是人类的附属品,它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它不会打扰到我们,我们也不要影响它的生活。
创作中我画了一只黑猫,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画只白的或者黄的?其实创作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我喜欢黑猫,我觉得黑色是神秘的,更能体现画面气氛的神秘感。中世纪的时候黑猫被认为是女巫的化身,所有黑暗的、邪恶的事情都被人们赋予在黑猫身上,人们认为看见黑猫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不这么认为,黑色是高贵的、是神秘的,给人一种庄严的、不容侵犯的感觉。这就是我画中的黑猫,它们是高贵的、骄傲的,同时带有一点点的神秘感。它们不会屈膝献媚、阿谀奉承,不会讨好什么。
漂亮的女人,漂亮的猫。静静地躺在某个角落,丢掉所有的警觉,在鳞次栉比的空间里,静静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高贵与孤寂。这种又高贵又寂寞的灵魂是我画面所追求的。
关于创作
       按照道家思想,对于个人来讲,一切的真实都是不存在的,只有自己的生命是真实存在的,可是这生命和生命本身的诸多情感又转瞬即逝。只有将画家的情感留在纸上,可以细细地品味才会让这稍纵即逝的生命有了真实的意义。画家以自身情感的抒发为根本,把自己的内心体会画出来,相信自己笔下所画出的就是最真实、最深刻的韵律与形式,于是就把这种主观感受表达出来并形成图画,这就是“心象”,就是真实。明代王阳明的“心外无物,心外无理”,深刻阐述了画家的心与物的关系。我一直是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创作这些画,把自己的想法和生活状态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画出来,或许画面反映出来的情绪还不能引起大家的共鸣,或许能力所限还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但这是我真实的内心。我不喜欢生拉硬拽的东西出现在我的作品中,我一直认为创作要发自内心的呼唤,源于激情的召唤,画面只有情绪真实才可能去感染人。   
       我不想把创作说的那么神圣,当你把构图、人物造型、画面寓意、主题等等全部设定好了,再来画画,我觉得那就失去了创作的激情和乐趣。我记忆最深的是儿时的涂鸦,我可以在家里的任何地方画画,包括墙上、家具内外,甚至于床上,十几平米房间的四壁挂得满满的。讲一个真实的“创作”故事:老叔结婚的前一天,那年我5岁多,大人们都在爷爷的房间商量明天接新娘的事。我一个人在老叔的新房,看到奶白色的家具,平平的光光的,要是在上面画上画,一定很好看。拿起油性彩笔开始了“创作”,先画够得到地方,够不到的就站在凳子上画。光光的滑滑的越画越起劲,一会儿的功夫大衣柜、高低柜和写字台上都画满了。五颜六色,应有尽有。后来大人们全都惊呆了!这样随心所欲的“创作”, 我至今记忆犹新,“童心者,真心也”。要保持孩童时的童心,回归孩童时的纯真状态,这才是创作的心源。我深信,一切自然的,像血液一样自然流淌的东西才是真的美的。我喜欢画画,想画女人,我就画了女人。创作需要灵感、需要随机性。把所有的事情都设定的完美了,创作哪来的变数?如何让我们投身其中,去感受那创作带来的惊喜或是焦头烂额呢。
       老子讲,“大道至简”、“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就是说道的本质是简洁的,最美的音乐是没有音乐,最美的形象是没有形象。把复杂的画面概括简洁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境界。我早期的作品设置了过多的观念性符号,如鱼钩、红绳等,它们在画面中只是个摆设,并不能给人以内心的触动,而且也影响了作品的审美趋向,割破画面原有的美感。我有意识地对自己作品作以调节,逐步减掉过多的观念性符号,减掉多余的叙述,简洁后的画面所生成的承载空间也由此变大,画面所呈现的内容更加清晰而且具体,绘画语言所展现的个性和人的内心世界更具生命力。
       中国画的本质是道法自然之心,这种艺术观决定了它并不是对实物的客观写生,也不是对某一个时间的再现。而是物象与内心的融合,当下内心与永恒时空的碰撞,是整体存在的具体化。创作要有一个态度、有一种思想,这种态度与思想随时间的推移而会发生转换和变化。我想就这样顺其自然的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画下去,记录着我将要讲给大家的故事,或许某一天它将变成我人生的画册。


写于2019年2月21日 哈尔滨

FRI.2018年103cm×63cm绢本设色


MON.100cm×62.5cm创作年代2017绢本设色


SAT.2018年103cm×63cm绢本设色


SUN.100cm×62.5cm创作年代2017绢本设色


THUR.2018年103cm×63cm绢本设色


TUES.2018年103cm×63cm绢本设色


WED.100cm×62.5cm创作年代2017绢本设色


半糖之七 63cm×71cm创作年代2015绢本设色


半糖之三 63cm×71cm创作年代2015绢本设色


半糖之一 63cm×71cm创作年代2015绢本设色


GMT+8, 2020-10-2 02:43 , Processed in 0.024817 second(s), 14 queries .